f/0.95

© f/0.95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黎阳厂,位于贵州安顺市,是我长大的地方。它是贵州山区里一个普通的三线军工厂,主要生产航空发动机部件,百度搜索到的信息都寥寥无几。随着时代政策的变化,大部分的三线企业都会逐渐随着搬迁迁消失。但幸运的是,黎阳厂会被改建成航空小镇,整体风貌得到保留,但照片里的一些东西,却已经消失在历史的滚滚风尘里。

摄于2014年

大洋山岛上,岛民们偷偷的在小梅山的另一边的海边焚烧垃圾。狭窄的海峡对面就是著名的洋山深水港。

因为生活不便,人口流失严重,大洋山岛一到了晚上,便难见一人,安静的可怕。

这个质感太棒了

杰PHOTO:

7P:十勝川晨光:(第二集)乡间小路

摄后记:其实很朴素,只是早晨的阳光播撒着灿烂的光,把那片寂静的土地妆点得生机勃勃。我在路边看到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土丘,被那后面的斑驳的阳光照引,站上去,短短30米,来回左右,就有了这组照片。

听着“如果我是dj”,伴着“7d电影”,坐着跳楼机海盗船,张辽墓前放起社会摇,今日逍遥津也太“逍遥”了。

渔业实验室,剖鱼的研究生在烂鱼堆里睡着了。
“久而不闻其臭”

丽江城全景


这哥们二话不说就爬到观景楼外面去了。然后坐着发了半天呆......

梅塞德斯中心外,临时搭起的演唱会舞台挡住了去黄浦江边的路。没有门票的游客只能挤在狭小的空间里拍照看日落。

阳光正好照在这个好奇的孩子身上,说不定几年后,他也会来到这里学习;二十几十年后,他也能造出更好的飞机;几十年后,他造的飞机也会停在这里。

抛去大大小小的冰箱和实验设备,中科院海洋所也有这样一个非现代、古朴、安静的角落。

1p 青岛海边的鸟,并不怕人。

2p 虽然是个阴天,也有很多新人在礁石上拍婚纱。

青岛海边,一个老人拿着拐杖在沙滩上练字,写的是东坡的《水调歌头》。专心致志,对旁人浑然不觉。

左边的高墙内曾是狮子林的纸醉金迷,右边的小巷里却仍是市井的鸡犬相闻。

轮渡调度员的办公室,井井有条,虽然有空调,但他们不常呆在里面。

白雾横江,长江在北固山下形成了一个自然的港口,难得的水平如镜。